[簡歷BIOGRAPHICAL SKETCH]  [FT 觀點/FT View point/]  [媒體專訪Media report] [Photo Album]  

 

徐福棟教授專論


從選後的檢討來談 「破壞性的批評文化」

 2008/5/16

■    徐福棟

我相信很多讀者,在他或她的有生之年,都聽過一些對「台灣人」這三字的負面評語。諸如「台灣人不會團結」、「台灣人有奴隸性」、「台灣人放尿攪砂不會作堆」等。到底這些評語的真實性如何?這些評語在台灣文化中扮演了什麼角色?這些負面的字句在日常生活上造成了怎麼樣的影響?經常聽這種負面語的人,他們的思維又是怎麼樣的?或許有人對這些問題做過詳細的研究,也寫過不少研究論文,然筆者對這方面的文章,看到的卻不多。筆者今天就從這些負面評語影響所及的角度來寫這篇文章。

筆者近半世紀的生活經驗中,所學、所教、所從事的工作多半是在經營管理學的領域中。其中的一種工作是組織文化或企業文化 (Corporate Culture) 的研究 (Investigate and Define) 、設計 ( Design ),目的是從企業文化的改良中改變組織或公司的形象、效率而達到公司存在的最後目的。在這種工作中,經常接觸到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族群與社會的心理學及組織的行為學等。從這經驗與觀點看目前台灣的社會、政治情勢與經濟狀況,不免就將這些問題從文化的一角或切面著手。回顧台灣在各方面的發展,無論是民主改革的速度、反對運動勢力成長、組織內部的問題,一般民眾對民主運動的參與雖然都有進步,但速度的緩慢卻是眾所周知,很令人不滿。追溯這些問題的原因,雖然是多方面的,但有一個重大的原因卻是我深信不疑的始作俑者。這就是我們的多元文化中,有一小部分卻不為人知,然暗中的破壞力卻很大的所謂「破壞性的批評文化」。

這個批評文化使我們的組織從十人二派退而成為五人三派,再退縮為二人二派;這個批評文化使我們的民主運動人士之間的關係惡化,互相敵視,不尊重別人的意見與專長;這個批評文化使組織無法共同制訂決策;這個批評文化使改革運動停滯不進。

那麼到底什麼是我們的所謂「破壞性批評文化」呢?到底此「破壞性批評文化」是怎麼產生的?如何來避免這個「破壞性批評文化」?既然「破壞性批評文化」要避免,我們是否也有「建設性批評文化」?它們到底是什麼?如何進而建立「建設性批評文化」?筆者今天就以什麼是「破壞性批評文化」來做以下的解說。

人與人之間,一起做事,無論是公是私,總會發生意見不同的時候。其實天下就沒有兩個人是一模一樣,沒有兩個人的想法是經常一致的。故有不同意見是非常正常的事。其實不同意見有它非常非常好的優點。他會使我們對事情的觀點有多方面且廣泛深入的瞭解,也會使我們藉不同意見交換而促進健康的情感溝通。但相反的,不同的意見也會使我們走進不可自拔的深淵。其結果會使我們破壞一個組織,使我們十人的組織變成「兩個五人」的組織,再退而成為「四個三人或兩人」的小幫派,再來就使我們無法作共同的決定,一切事務就這樣耽擱下去;最後就因私人恩怨,互相敵視而無法共事。不同的意見既然有它的好處,為什麼我們的意見溝通,總是把我們帶到壞的一方,而無法往好的方向走?筆者認為這就是所謂「破壞性批評文化」在作祟。那麼到底什麼是「破壞性批評文化」?它是怎樣展現在我們日常的生活中?在人與人共事時,它是扮演怎樣的角色?

舉凡我們在組織裡處理不同的意見與看法時,我們經常以討論、座談或辯論的方式處理。就在人與人近距離接觸時,我們經常有形或無形地將個人的見識及涵養在談吐或溝通的態度中展現出來,也就是將自我的文化背景凸顯出來。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有下述六種態度的話,我們所要受理的不同意見,非但無法在組織裡達到共識,而且結果一定是把我們帶到前述的壞點去。也就是「破壞性批評文化」的惡果。

茲將六種態度一一列舉如下:

•  競爭的氣氛絕對要避免

在組織內或對內的會議中,發表自己的意見時,發言的態度或氣氛絕對不要讓人懷疑您的意見不只是與人不同,而是與別人的意見在競爭。爭的是老闆對您的寵,爭的是以多數票壓少數票,爭的是您自己的好處或派系的利益;而不是只在發表不同的意見而已。「我的意見已經有三票支持我,故討論您的意見是浪費時間」之類的態度,一定要避免。

•  絕不要有拼輸贏的態度

在發表自己的意見時,盡量避免使別人的意見成為敗家,而您的意見成為贏家。您應盡量找出使雙方都能成為贏家的方法 ( Win-Win-Situation )。您盡可能先贊成別人的意見,然後補上您認為他人意見不足的地方,這樣才能使他人意見得到某種程度的認可 (Credit) 。或盡可能沿著他人的意見與您的意見相吻合的共同方向發展下去。在對內的討論中絕對不要有「拼輸贏」的態度。在任何衝突的意見中,只要有人贏,而也有人輸,這樣就很難使組織團結。「再繼續討論您的看法也是無濟於事,我們還是表決吧!」等派系運作的態度,絕對要避免。

•  盡量發揮社團團隊精神

在各自發表意見時,不要有那是「您」的意見、這是「我」的意見等態度。因為這種態度會把「您」「我」分得很清楚,而失去團隊精神。我們應該盡量用「咱」等比較包含性詞句,把「您」的意見及「我」的意見盡量當作是「咱」的意見,以發揮社團的團隊精神。「您島內的組織,為什麼不團結?」「您海外的社團還不是一樣不會團結」之類的說法是「您」「我」分得很清楚的文句。「咱」絕對要避免這種態度。

•  不要各執己見互不相讓

在發表自己的意見時,一定要準備隨時修正自己的意見,而不要固執己見。這並不是說我們不需要堅持立場,而隨便聽他人的話;而是指我們在不犧牲原則的態度下,要盡量尊重他人的意見,盡量試著在他人的意見中找出好處 (Merit) ,而補充或修正自己的意見。各執己見、互不讓步的態度是絕對要不得的。「某某人的意見,雖然與大多數人的意見有出入,但他的意見抓到了一個重點是我們沒注意到的,咱應該採用」等話,是應該多多鼓勵的。

•  勿壓制別人以抬高自己

經常有人為了保護自己的意見或面子,就想盡辦法找別人的錯處,或攻擊別人的意見,並以負面的態度與方法壓制別人的意見,來提高自己意見的優點。比較客氣一點的人,則以指桑罵槐的方法,間接地說別人的壞處,目的只在提高自己的身價,這種以壓制別人來提高自己的態度,一定要避免。

•  公私分明不作人身攻擊

在討論大家不同的意見時,有時不得不提及別人的名字。這時切忌不作人身攻擊,也絕不能將別人的意見與他人的性別、個性、長相、私事或家庭背景等連在一起。意見歸意見,私事歸私事。「像您這種人,怎能有誠意?」或「像您這種家庭背景的人,一定是統派的嘛!」等詞句應盡量避免。我們盡量將討論的範圍限制在意見的本身,而不作戴高帽子等小動作,絕對不作人身攻擊。

說到這裡,筆者也想提一下所謂的「真理愈辯愈明」。「真理愈辯愈明」是指理論上的意義及基礎「愈辯愈明」;但在組織之內,除了真理之外,另有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因素,是人的因素,是人與人的關係,是人與人的感情;這些關係包括利害關係、包括敵友關係、包括上下關係等等。我們經常以「真理愈辯愈明」為擋箭牌,在組織裡辯個面紅耳赤。殊不知「辯」字本身就有拼輸贏的成分,就有壓制別人以保護自己的味道。也有您的意見是您的意見、我的意見才是好的等影射作用;也因此失去「咱」的團隊精神。再來,在辯論中競爭性非常的強,在在都表現破壞組織的功能。因此,筆者建議在組織中應以「誠心討論」來替代「辯論」;而在「誠心討論」時,應絕對避免上述六種破壞性的態度。

有一位朋友在無意中問我一句話,他問:「你認為台灣人與猶太人,誰比較會做生意?」這句話雖然是很簡單的一句話,但也道出了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我的答案也很簡單。我利用了一位猶太朋友親口告訴我的話,他說:「如果一位台灣人與一位猶太人比,我們猶太人比較差;但二位台灣人與一位猶太人比,我們就比較強。」這句話的背後有很多辛酸的故事,但筆者堅信「破壞性的批評文化」一定是原因之一。

寫到這裡,讀者大概同意目前咱的組織文化裡有一部份很要不得的文化就是「破壞性的批評文化」,這在選後的檢討中表露無遺。它的來由、它的隱藏性、它的破壞性,我們都簡單地談過了。現在咱的社會最需要作的是趕緊消除「破壞性批評文化」,然後進而研究如何經過「建設性批評文化」的建立,而促進團結。

 

本文作者徐福棟教授為管理學博士